<d id="ex">(1)

    早上陈威闲着没事就来到三姨妈曾绣怜的公司,该公司有10层楼,总经理室和董事长都在最顶层。www.FAFAxs.NET

    当陈威乘着电梯来到曾绣怜的总经理室时,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喘x声。

    於是陈威一时好奇心起,一步一步慢慢地往锁缝里窥视,只见曾绣怜正躺在桌子上,上衣扣子全解开了,红se的x罩推到了ru房上面,裙子也卷了起来。一条雪白的长腿在张西强的肩膀上正用力的伸直,五个粉红的小脚趾用力的弯着,双腿大大的张开着,两个雪白的大n子左右上下的摇晃;原来是三姨妈公司的董事长张西强趴在她身上,pg正一上一下用力的g着曾绣怜,而曾绣怜则y荡的配合着张西强的choucha,上下挺着pg,口中不停地y叫着︰「好爽啊,快g……喔…好哥哥……啊……我大j巴的……啊……你的j巴cha得快活死了……啊……的sx爽死了……」曾绣怜的部正用力的往上顶,整个sx里的nr就像怕失去j巴般,死命夹着张西强的j巴。

    而张西强的双手把着曾绣怜的胯部,下身加大choucha的力度,强烈的刺激让三姨妈牙都轻轻的咬了起来,不停的轻吸着气,发出「嘶嘶」的声音,圆滑滑的pg更是不停的颤抖,两腿抬的高高的。

    「小s货,还挺紧的嘛,看不出你生过两个小孩,我的够大吧?」张西强一边说着一边大力的choucha着,同时双手已经伸到曾绣怜的x前,玩弄着那一对坚挺的大n子。

    陈威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三姨妈和别人的男人赤ll的做ai场面,当场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曾绣怜的双手紧紧抱住张西强的pg用力往下按,部更不停的往上顶着扭动,好让cha在自己sx里的大rb,能更快的cha着s痒的x。

    「我的好丈夫……你的……大j巴……g得我好爽……要你……天天……g我……强哥……好好的……g……用力的g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」在感受到曾绣怜小x把大j巴夹着的快感,张西强更加兴奋的用双手抱着曾绣怜的pg,奋力的往下猛cha着。

    「怜……哥哥这样g你…爽不爽……哥哥的……j巴……大不大……怜怜的小x……好紧……好美喔……我的j巴……被夹的好爽……啊……」「啊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曾绣怜的头发散开,雪白丰满的ru房在x前晃动,粉红的小ru头正被张西强含在嘴里,粗大的y茎在她双腿间有力的撞击着。

    「噢……哎……呀……嗯……」三姨妈轻咬着嘴唇,半闭着眼睛,轻声的呻叫着。

    在门外偷看的陈威,右手紧抓暴胀的y具,全神灌注的注视着桌上激烈xj的场面,这个强烈的震撼,紧紧的慑住他的心神,毕竟那种xai镜头对他来说,震撼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过了十多分钟,张西强已经满头大汗的趴在了曾绣怜的身上,稍微停顿一会儿,以免过早s精。

    「喔……强哥……你真是太b了……你的大j巴……比我丈夫的还大……cha死我了……」曾绣怜呻y着。

    抱紧张西强的pg,绣怜的肥继续疯狂地往上顶,猛烈的摇头享受着快感。

    这时张西强更加用力地chou动起来,曾绣怜快乐地呻y着︰「哦……哦……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哦哦……g我……g我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g……g死了……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」曾绣怜的y水不断地从sx里泄出来,挺起腰来配合张西强的choucha,让自己更加舒f。

    「阿怜……强哥g你的sx……爽不爽……啊……你的小x……好紧……好美喔……我的j巴……被夹的好……爽……我好ai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啊……」「啊……好强哥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喔……用力啊……对……好b啊……好爽啊……我的大j巴强哥……啊……你cha的我好舒f……喔喔……好快活啊……啊……我快被你……喔……cha死了……啊……」张西强将头贴在曾绣怜丰满的双ru上,嘴不停的轮留在绣怜的双ru上吻着、吸着,有时更用双手猛抓两个肥ru,抓得发红变形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对……就这样……啊……用力cha……啊……对……强哥g死的yx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爽啊……再……再来……啊……喔……ai死你了……啊……你把我g得好爽……啊……真的好爽啊……爽死了……」终於张西强的y茎深深的cha到三姨妈的身里开始s精,曾绣怜的双腿夹在张西强的腰上,也不停的喘x着……

    (2)

    躲在门外的陈威看到xj完了,赶紧离开三姨妈的公司,在街上到处闲逛着,脑海里一直浮现刚才三姨妈和张西强xj的画面,「看不出已经41岁的三姨妈还如何y荡,会和三姨父以外的男人搞在一起,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尝尝她的内,玩弄她那对大n子」,想着陈威k里的小弟弟又活跃起来。於是去租vcd店借j盒se情p准备回家看。接着不知不觉的逛到晚上,就赶回家。吃饭後正关在自己房里准备看租来的《近亲相j3》的vcd,这时陈威接到死党钟鸣的电话,钟鸣神谜的约陈威到广屏公园,要带他去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陈威来到广屏公园後,看见钟鸣站在那边chou烟边四处瞧瞧。走过去问道:「小子有啥好去处呢?」钟鸣见陈威来了,拉着陈威就走「去了你就知道,我不会骗你的。」陈威和钟鸣来到一家地下俱乐部门口。门口外站着两名保安,看见陈威和钟鸣问道「来g嘛?是会员吗?不是快点离开。」陈威听了觉得奇怪,只见钟鸣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se的卡p,递给问话的保安,「我们是会员。」保安看完後递两个面具给钟鸣,说:「对不起,例行检查。请进!」钟鸣叫陈威和他一样把面具戴上後就走了进去,原来里面装潢的很豪华。

    中间有一个大型的吧台,吧台里站了一些没有戴面具且穿着绿se制f的妙龄小姐,吧台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名酒,而吧台四周则摆放很了很多高级沙发,沙发上j乎坐满了人,也全部是戴着面具。有的在喝酒,有的在聊天……陈威越看越奇怪,就问:「钟鸣,这里是g啥的?为何要戴面具呢?」「告诉你,这里是s人的会员俱乐部,在这里面可以自行结j其他会员,关系好的话还可以在这里开房呢。重要的是这里可以叫小姐陪,花费在500-5000元之间。」钟鸣得意洋洋地说着。

    「呵,要找小姐还要神神秘秘的到这里叫,你真是有病啊!外面2-3百元的小姐多的是。」「这你就不知了,这里面f务的小姐全部是30岁以上的艳f。专为喜欢这方面的人准备的,个个经验丰富,技术又好,别的地方没有这种f务。我俩是死党,才带你来哦,外面那些全是烂货,而这里的艳f全都是兼职出来做的,挺乾净,玩起来别有一番滋味。你放心去玩,今天我请客。」钟鸣边说边和陈威来到吧台前。

    陈威听了钟鸣的话马上联想到今天三姨妈那一幕幕xj的画面,小弟弟又开始兴奋起来,心想以前只是看关於「人q」的vcd,今天竟能亲自尝尝成熟的艳f,决定好好的去玩。

    「有没有漂亮的艳f,来两个。」钟鸣问吧台前一位小姐。

    「还剩下两位,在79、80号房间,这是房间的锁匙。」吧台小姐说完把锁匙递给钟鸣。

    钟鸣接过锁匙後和陈威来到79、80号房间。问陈威要哪间房。陈威要了79号房的锁匙,就开门进去,把房间的门锁反锁上。

    房里的墙上挂了一张春宫图,图中男的正扶着nv的腰部,rb一半cha在yrx里。房中间放着一张豪华大床,床上躺着一位戴着面具的艳f,穿着一套白se透明的连衣长裙,看上去这艳f的身材很丰满,x前的ru房贴着衣f若隐若现,原来里面没有带x罩,可以清楚的看到两粒黑se的ru头,下面隐约看见里面穿着白se的内k。这时陈威非常兴奋立刻把身上的衣f全部脱掉,走到床上,左手抱起艳f,把头贴在她的x前,隔着衣f用舌头着艳f的ru房,右手迫不及待的伸到裙底下,慢慢的掀起裙子,把手伸到艳f的yrx,在上面轻轻的搓揉着。

    过一会儿,把艳f身上的连衣长裙脱下来,顿时露出雪白的l,陈威弯下上身,双手抓住她丰满的pg继续用力吸吮ru头,渐渐地艳f在被吸吮和轻轻用牙咬的快感中发出轻微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哼……哼……」艳f的双臂已经抱住陈威的脖子。

    「你的身真美!每一个部份都是滑溜溜的。」陈威的手在艳f柳树般的细腰和丰满的pg上抚摸。

    「哇……yao长的这麽多啊……」陈威在ru房的四周用舌头,同时用右手拨开yao。接着陈威从ru房上慢慢的往下,停在艳f雪白的大腿上。後陈威的身做一百八十度回转,刚好构成「69」式。这边艳f慢慢地低下头,柔软的嘴唇温柔地吻陈威红得发紫的巨大g头,艳f的嘴越张越大,渐渐地吞噬了整个巨大的g头,并开始用心地吮吸起来。温暖s润的感觉笼罩了rb的前端,令陈威的感觉也随着rb的不断膨胀而膨胀,那一瞬间,极度的快乐冲击差点使陈威昏过去。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,就像是自己的rb突然cha进一个带电的cha座一样,强烈的电流突然流遍全身,麻翅翅的感觉直透脑门,令得陈威不由自主地全身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「哦,你的舌功真是太b了!不愧是成熟的fnv!」陈威完全陶醉於那美妙的吸边中,为艳f出se的口头f务而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陈威则一面说一面把艳f的双腿分开,同时把脸贴近胯下,舌头在yrx上用心,慢慢的r缝上端的r芽也忍不住微微蠕动,陈威当然发现,立刻含在嘴里吸吮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唔……」膨胀的r芽被陈威的舌头拨弄时,那种快感使艳f感到更加兴奋。渐渐的在艳f的r缝里流出粘粘的蜜汁,陈威的手指在抚摸泉源的洞口,艳f的yrx很轻易的吞入陈威的手指,里面的r壁开始蠕动,受到陈威手指的玩弄,艳f的丰满pg忍不住跳动着。

    这时艳f用手抓住了陈威的y囊,并开始温柔地挤压和按揉陈威的紧紧收缩的y囊,同时开始移动脑袋,用自己r感的嘴巴来回套弄粗大的rb。每一次的套弄都是那麽地深入,而且还发出啧啧的吮吸声,她饥渴吞噬着陈威年轻的rb,让它出入自己嘴巴的速度越来越快,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响。

    突然,陈威的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感到y囊剧烈地收缩,里面积存的热精开始沸腾,急於寻找突破口。

    「哦,我要s了!」陈威的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,下意识地,他赶紧把rbchou出艳f的嘴。还有诱人的yrx等着他去好好的cha弄,陈威不想这麽快就s出来。

    (3)

    稍微停顿後陈威把艳f的双腿大大分开,握着下面的大rb在她y水涟涟的yrx外面又揉又磨了起来。艳f被陈威的举动弄得又翅又麻又痒了起来,小x里的y水又潺潺地泄出了一大p,只听得她难过地叫着道︰「嗯……不…不……喔……我……我受不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别……别磨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的……小x……嘛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陈威看她已经被自己磨的yu火难耐了,pg猛一用力,大g头往她的紧窄的r缝里一钻,只听得她叫着道︰「呀……哎……哎育……好爽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陈威开始缓慢地choucha着,每一次都g到艳f的x心里,而她每一次接受陈威的cha弄也都玉一阵chou搐,使她周身的血y都沸腾了起来,只见她紧咬着樱唇,娇靥一付非常美妙舒畅的表情,不停的y媚地l叫道︰「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我…我……受不……了……哎育……舒……舒f……透了……呀……我……快要……丢…丢了……你……呀……喔……cha得……我……真爽……嗯……哎……哎育……我…我忍…不…住了……呀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紧窄的小x把陈威的大rb整根包得紧密密地纹风不透,使陈威越cha越爽快,速度也越来越快,只见艳f这时也快速地挺动着她的大pg,小x抬得更高,两条细长的小腿紧紧夹着陈威的pg,娇躯一阵阵l抖,x前的大ru房激烈地上下抖着,陈威突然猛力地cha了进去,直捣她的花心,艳f暂态哀叫了一声,涨痛的滋味,震得她娇躯猛颤,神情紧张,肌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