揉,慢慢地ru房上一对微红的小ru头已经yy的凸起,另一边的手已经摸到了陈佳蓝的双腿间,在她最柔软、温润的y部揉搓着,不断地揉着y蒂,搞的陈佳蓝的双腿微微的用力夹着陈威的手。www.FAFAxs.NET

    随着陈威两个手指在y道cha进cha出,不一下那yx里的y水就流出了。陈威把陈佳蓝的双腿分开,脸靠近胯下,把流出来的y水全部吞进肚里,舌头在yrx上用心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唔……威……好痒……」在陈威的挑逗之下,陈佳蓝渐渐地感到兴奋。

    「阿威,快cha进来,姑妈受不了……」看到姑妈在哀求自己cha她,陈威才满足的把二姑妈的身翻过来,顿时雪白的pg就翘翘的挺在了陈威的面前,从腿缝中隐约可以看到姑妈的yao。陈威用力将陈佳蓝的pg扳开,握住自己的rb在两p肥大的y唇上磨了j下,等到rb上粘满y水後,往陈佳蓝的y道口里一塞,「噗滋」一声rb全根没入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用力……用力cha……」陈佳蓝的大pg往後不停的顶着,配合後面埋头苦g的陈威。陈威一边把手伸到陈佳蓝的x前猛抓两个肥ru,一边扶着pg狂chou猛cha。

    陈佳蓝y叫道:「哎哟……cha到我的子宫里了……啊……大rb哥哥……你cha的好舒f啊……」不久y户上粘满了y水,两p紫红的y唇反卷在y道口外,陈威被眼前成熟艳f的生殖器给深深迷住了。更加卖力地choucha,陈佳蓝见到陈威满头大汗,就让陈威躺在床上,由她在上面。

    陈佳蓝坐在陈威的身上,马上分开y唇,把陈威的g头对准y水直流的rx口塞了进去,「咕滋、啪啪」一坐。自己上下起落狠狠地套着陈威的rb,两个大ru房也跟乱摇乱摆,一副y荡至极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威躺在床上享受着二姑妈的套弄,右手正用力捏着那对大ru房,捏的ru房都变形。左手抱着她的大pg,rb狠狠地往上顶。

    陈佳蓝y笑着起落pg:「哎呀啊……威哥……你的rb真大……姑妈太爽了……」chax声「啪啪」「噗滋、噗滋」在房间里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陈威的rb又快又狠,次次都把g头cha入陈佳蓝的子宫里面,「啊……姑妈……你的x好紧啊……把侄儿的rb快夹断了……」原来是陈佳蓝暗用y力收缩着y道肌r把陈威的rb紧紧地夹住,只要陈威的g头一cha进子宫,她就收紧子宫口吮吸着g头,好一会儿才让陈威把g头拔出来。

    「喔……不愧是熟f啊!这种功夫不是那些年轻所能做到的……」c了将近二十分钟,忽然陈佳蓝混身一阵颤抖,y户里急促收缩,一阵滚热的y精狂泄而出,同时娇喘连连的说:「啊……啊……阿威……好美……唔……姑妈要……姑妈要上天了……小x……丢……精……了……真……舒……f……泄了……啊……」一gg浓s的y精y从子宫里喷出,y道夹着rb还泄出了许多精水来。

    陈威看见姑妈已经泄出y精:「姑妈,你可爽够了,可我的小弟弟还没cha够,怎麽办?」「姑妈不会亏待你的,我用嘴帮你弄出来如何?」突然陈威看到陈佳蓝的j花蕾,「姑妈,老是用嘴不够刺激,不如我们试试chaj花蕾。」「你这小子,原来是打姑妈j花蕾的主意,好吧!不过你要轻点cha。」陈威先把rb再次cha进y道里,轻轻choucha着,直到rb上粘满yy为止。才双手把着陈佳蓝的胯部,g头对准j花蕾用力一cha,慢慢地运动着下身。感受着陈佳蓝柔软的r壁的摩擦和温热,会着j花蕾和y道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伴随着陈威的choucha,陈佳蓝身受到的刺激是刚才所不能及的,按捺不住的呻y着,而陈威chou送一会儿就停一会儿,手伸到陈佳蓝身前抚摸那对大ru房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唉呀……哦……啊……使劲……啊呀……」陈佳蓝边呻y边把pg高高的翘起,好让陈威粗大的rb大力的在她的j花蕾里chou送着。

    「g……g死你……g死你……g死你这个……yf……j人……g死你这个jnv人……臭婊子……g死你……g死你……喔……姑妈……喔……好舒f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啊……」陈威顶送了数百下,陈佳蓝的j花蕾紧紧地包覆着他整根rb,不停的chou送也带出阵阵hh的yy,使的他们的j合处润滑无比,强烈的快感j乎使他窒息。

    在陈威巨大rb的刮弄下,陈佳蓝觉得无比的充实舒f,阵阵的快感透过他俩的j合处传来,她已沉沦在无边的yu海中。

    由於过度的激情,导致两人的动作异常火爆,下的凑合迅速而频繁,x器的剧烈摩擦带来了强烈的刺激,两人不住地呻y吼叫起来,和着下的碰撞摩擦声,一时间y声四起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阿威……好舒f……用力快……用力g我……喔……太爽了……大rb侄儿……我给你g死了……」在陈佳蓝的呻y声的刺激之下,陈威挺着大rb疯狂的choucha,陈佳蓝半眯着眼,享受着眼前choucha带来的快感,配合着他的动作,抬起pg,狂乱的快速摆动,嘴里yl的喊着:「啊!乖侄儿,g死我……快……g我……威哥……爽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啊!姑妈真是越来越喜欢这种乱l的滋味……」经过长时间的choucha,陈威渐渐地感到有点累,开始放慢choucha的速度,希望能稍微休息一会再做最後的冲刺。

    听到姑妈在y声l气的说:「啊……啊……亲ai的……痒得我受不了了……快点……用力g……喔……g得……人家……好翅……好麻……好痒……哎育……喂……呀……好美…………痒……痒了……快呀……快大力地cha吧……止止我的痒吧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陈威被姑妈的y态及那娇声的y言y语,激起了他男人的英雄气概,一gg劲由内爆发而出,使他的大rb暴涨到了极点,人也自然的随着那g突发的g劲,更加猛力的choucha起来。

    陈威伏在她的身上,气喘嘘嘘的耸动pg,rb在j花蕾里进进出出的choucha着,而陈佳蓝微张着嘴,半闭着眼娇喘着,肥大的pg直摇,嘴里不停的l叫︰「嗯嗯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太舒f了……」忽然有g翘麻的感觉传向自己的g头,陈威知道自己将要s出,又奋力的冲刺了j下,然後将大rb顶着姑妈的j花蕾,他再也忍不住了,全身一哆嗦,一g又浓又厚的y精s入了陈佳蓝的j花蕾深处。

    当陈威拔出s漉漉的rb时,一gru白se的精y混合着hse的y水从陈佳蓝微微开启的j花蕾流出,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,此时两人软软的瘫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(8)

    「哦!差点忘了。姑妈,你可认识其她的艳f吗?」陈威突然想起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「大家彼此都是戴着面具出来做的,更何况这种事谁愿意让其她人知道呢?

    我认识的就只有上次和你说过的好姐梁枫,你问这g嘛?」「是吗?你们这里的会员卡为何有金se和银se两种呢?有啥区别?」「金se?我没见过,不过听说是俱乐部里的大老板和极个别大富豪才有,我的也是银se的。难道你见过金se的会员卡吗?」「我死党钟鸣的姐姐有一张,你们和其他会员的卡p有区别吗?」「当然有啦!来做的小姐卡p上有标明号,而其他会员卡上面标明的是贵宾专用。」陈威见从陈佳蓝的嘴中问不出疑难之处,决定自己去摸索一番。

    「姑妈,九点多了,我要回去,免的家里人怀疑。」陈威边说边穿上衣f。

    「好的,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哦!下次你来找我,费用我帮你付。」陈威离开79号房後,慢慢地向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「奇怪,妈妈为何有金se的会员卡?她来这里找其他的男人快活,但是姑妈说这种卡p很少人拥有,妈妈那张是谁给的?」陈威越想疑问越多。

    陈威在大厅里兜了将近一个小时仍然一无所获,只要先回家,找机会再查下去。

    乘的士回到了家门口,外面停了一辆宝马小轿车。

    「咦!大姐今天为何有空回来。」陈威加快脚步走到大厅,但是没见到大姐陈晓萍(南华中学英语教师)。

    陈威走到楼上听到nv人的哭声,顺着声音来到爸爸的寝室。

    「阿萍别哭,男人是风流了点,你要迁就迁就他,更何况康勤(大姐夫)家里有钱,在社会上总会有应酬的,不过是逢场做戏吧。」「爸,你不知道啊!我已经很迁就他了,他在外面玩就算了,但他竟把外面的野nv人带到家里玩。」陈晓萍说着往陈廷虎怀里一靠。

    「是吗?爸爸永远站在你这边。」陈廷虎顺势搂着陈晓萍。

    「哇,x部很柔软,真舒f,能永远搂着阿萍都好啊!」陈廷虎不知不觉的陶醉着眼前年轻貌美的nv儿。幻想着和陈晓萍一起做ai,下面的小弟弟受到影响,开始慢慢地伸展起来。

    「爸,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!」说完後陈晓萍在陈廷虎的怀里chou噎着,她没有发觉陈廷虎下面发生的变化,依然紧紧的靠在温暖的x膛里。

    「好了,你先坐下休息,我去倒杯咖啡给你。」陈廷虎在厨房冲了一杯咖啡後放在桌上,偷偷从口袋中取出一包y粉,全部倒进咖啡内,用汤匙搅拌均匀。

    「这杯咖啡喝完早点睡,不要哭了,明天我替你教训康勤。」边说边递给陈晓萍喝。

    陈晓萍接过後一口气把咖啡喝完。过不多久,y力发作了,开始觉得有点困。

    「爸,我有点头晕。」陈廷虎见状假腥腥地说:「nv儿,你哭了很久,可能是累了,爸扶你去休息吧。」陈廷虎说完不怀好意的过来搀扶着陈晓萍,左手扶着肩旁,右手有意无意地碰着晓萍的x部。可能是y力太强,陈晓萍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陈廷虎看见陈晓萍熟睡的样子,轻轻地摇了下她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陈廷虎急忙脱下了k子,躺上了床,侧身对着自己的nv儿,思考要如何享受身旁刚出嫁未久的nv儿。

    双手开始按捺不住地隔着衣f搓揉着陈晓萍的两团ynru,底下的rb慢慢地胀大,当触到正流着yy的rx时,陈廷虎的rb膨胀到最大。

    迫不及待地把陈晓萍的上衣脱掉,顿时露出一件红se蕾丝花边的ru罩包裹着丰满坚挺的ru房,陈廷虎马上把ru罩推上去,一对雪白的ru房就完全地显露在陈廷虎面前,粉红se的小ru头在x前微微颤抖,ru头也慢慢地坚yb起。

    陈廷虎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n的ru房,柔软而又有弹x,一边含住陈晓萍的ru头一阵吮吸,一边手已伸到陈晓萍的红se短裙下,在陈晓萍穿着网格丝袜的大腿上抚摸,接着把红se短裙脱下,里面穿的是一条红se的内k,和白n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x感撩人,少许长长的yao从内k两侧漏了出来,陈廷虎把红se内k拉下来,双手抚摸着一双柔美的长腿,陈晓萍乌黑柔软的yao密密麻麻地覆在y丘上,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n的y唇紧紧地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陈廷虎手抚过柔软的yao,渐渐滑到了y部,停在陈晓萍y部用手搓弄着,不久下面就s乎乎的、粘乎乎的。

    陈廷虎拨开充血的y唇,戳弄着她肥美的yx,手指向上搓,触到了nv人敏感的y核周围,陈晓萍整个部顿时随着陈廷虎的双手摆弄而起伏。

    「哦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听到陈晓萍的呻y声,陈廷虎已是挺不住了,此时rb已是红通通地挺立着。

    陈廷虎把陈晓萍一条大腿架到肩上,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,一边用手把粗大的rb顶到了柔软的y唇上,马上将rbcha入陈晓萍s透的小x中,狠狠地chou送着。

    「真紧啊!少f就是少f。」陈廷虎感觉到rb被陈晓萍的y道紧紧地裹住。

    随着陈廷虎rb向外一拔,粉红的y唇都向外翻起,粗大的rb在陈晓萍的y部chou送着,发出「噗滋、噗滋」的声音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陈晓萍浑身轻轻颤抖,轻声地呻y着,丝毫没发觉自己的爸爸正趴在她身上cx。

    陈廷虎一边不停地卖力choucha着,一边用舌头着x前粉红se的ru头。每顶一下,陈晓萍就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