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一声。陈廷虎也愈来愈兴奋,在猛顶了xr数百余下後,因为被陈晓萍yx内的一道道热y精水浇灌着,陈廷虎也渐感不支。

    於是最後一挺,将ru白se的精y狠狠s入nv儿的yx深处扩散开来,顿时陈廷虎瘫在陈晓萍的身上。

    休息p刻,陈廷虎觉得yu犹未尽,知道这种机会不多,於是决定再c一次。

    陈廷虎起身再次握起rb,塞入陈晓萍的小y嘴,一只手弄着她的yx,一只手则揽着她的头部,将整根rb送入她的嘴中。

    陈廷虎拉起陈晓萍的双手,贴着部,使rb能够顺利的能进入她的喉头chou送,配合着自己部的摆动,陈晓萍的y嘴下意识的含着g头下缘处,感受犹如cha在她的yr中能得到的最大满足。

    猛然,陈晓萍感到嘴里含着一条粗大的东西,一下挣开了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爸爸赤身l着,而自己浑身上下也是一丝不苟。嘴巴里cha着这个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男人肮脏的东西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(9)

    「爸!你……你……叫nv儿以後如何做人啊!」陈晓萍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「阿萍,多怪爸爸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种事,爸是看你耐不了寂寞,替康勤安安你,再说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,别人不会知道的,你就当没发生过吧!」陈廷虎解释着。

    「好啊!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!你这老y虫连自己的nv儿也敢,我现在就去报警。」康勤突然从房间里的浴室走出来。

    「康勤……你为何会在这里,你听我说……」顿时陈廷虎吓呆了。<scrip>s1();</scrip>

    「你的禽兽行为我全录下来了,还有啥好说的。」康勤边说边把手上的v8摄录机向陈廷虎恍了恍。

    「nv儿,你替爸爸说说话啊!千万不要报警,爸爸什麽条件都答应你。」陈廷虎知道事态的严重x,苦苦哀求着。

    「什麽条件都答应,钱和nv人我要多少就有多少,你凭什麽答应我?除非有件东西借我玩玩。」康勤乘机提出条件。

    「别说是一件,十件也答应你。」陈廷虎看到有商量的余地答道。

    「一件就够了,我这人不贪心,你玩我的老婆,我要你把岳母借我玩玩,这样很公平吧!」康勤说。

    「什麽??这怎麽能行!」陈廷虎一听要借自己的老婆玩急忙拒绝。

    「无所谓,我康勤身边还怕没有nv人,我现在就去报警,你可别後悔哦!你能玩我老婆,我为何不能玩你的老婆。」康勤边说边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「别……哎……好吧!等你岳母回来我跟她商量一下,你千万不要报警啊!」陈廷虎b於无奈只好答应康勤的要求。

    这时,陈廷虎才发觉自己中了nv婿和nv儿的计谋。躲在门外的陈威把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牢记着,心里盘算着如何利用这次机会品嚐妈妈和大姐的r。

    陈威一直守候到淩晨2点才看见妈妈回来,於是偷偷溜到房间门口倾听里面的谈话。

    「你还没睡啊!不是告诉你不用等我。」妈妈说。

    「这麽晚了,你没回来我有点担心,睡不着觉只好等你。」爸爸解释。

    「少来,害怕被人骗。」妈妈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「阿萍和康勤是不是回来,他俩还好吧!」妈妈接着问。

    「是……老婆!对不起,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,不然我死定了。」爸爸哀求着。

    「什麽事?你是不是又去赌博了,欠了高利贷的钱,我不是劝你不要去赌了,你就是不听,现在惹祸上身了。」妈妈很生气的对爸爸说。

    「不是,老婆!……」爸爸将康勤要求的事全告诉了妈妈。

    「什麽??你是不是疯了,连自己亲身nv儿也玩,还要我帮你去陪康勤上c。

    你简直无可救y了。呜……呜……」妈妈说着就哭了。

    &nbs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