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提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剑起天下潮 > 第三十五章 金甲捍剑扬(完)
    焚龙枯冢。

    一人立于森然白骨堆积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面前是一面石壁,古朴而威严,雕花粗陋,不过是寻常可见的二龙戏珠,却栩栩如生,宛若游龙出云,不知经历多少年的时光侵蚀,如今所见,依然充满灵性。

    雄立于此的黑衣男人轻轻抚摸石壁,内力化气,注入龙身。顷刻间,本是岩石雕刻的青灰石龙,竟然当真在墙上游走,随之烨烨生辉,金光乍现。

    隐隐宛听龙吟,出云之下,五爪毕露,虎须鬣尾,有鳞有角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五爪金龙,又可谓之真龙。

    金龙游走,石壁缓缓抬升。

    眼前豁然开朗,却又再度暗淡。

    石壁之内,幽光潜伏,竟是一间墓室。

    黑衣男人提气入膺,正欲跨出一步,忽然心头一动,某根弦随之迸裂。

    “万松子死了呀……”仅是低声呢喃一句,步伐不止,跨入墓室之内。

    红芒突起!

    蜀山霄峰,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“汉钟离,醉步抱埕兜心顶。”耳听得魏宏业爆喝,乱拳如同雨点般袭上万溪子胸口,纵然喊声响彻寂静无人的高山之巅,仍旧伤不及万溪子分毫。

    那边匕首还在对着山魈死缠烂打,万溪子心思已在绿衣二人身上。绿丝缠刀不过瞬息便被斩断,裂帛之声铿锵,李承乾亦向着万溪子射出一发箭矢。

    这便意味,此时万溪子面临着以一敌三的场面。那边还有一个气息平常,但是一眼便可知其人王肉身强悍的小和尚。

    匕首御空,刚刚升起,又被绿丝锁牢,山魈脱困,第一时间非是后退,而是上前挥掌。

    魏宏业的绵柔粉拳万溪子可以视而不见,但是山魈一掌虎虎生风,显然暗含内力,刚劲有力。山魈身为兽类,无法以人类的修炼方式将内力化作气劲,溢出体外,以此御物或护身。然而多年随人习武,肉身强横,一掌袭来若不闪躲也能有摧金断石之力。

    万溪子随即避开,却在落脚时猛然心头一悸,本能扭身再躲,又见方才还在数十丈外射冷箭的矮小孩童竟已欺身而近。

    他一连后退好几步,拉开与几人间的距离,纵然在这山巅月色,寒风彻骨之下,也是满头冷汗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他心头难以抑制的生出畏惧。他不知道万松子是怎么死的,却清楚那是在这个稚童贴身后,不过瞬间,万松子就胸口溢血倒地而亡。

    那可是万松子啊,他们师兄弟几人中,最接近圣人境的大师兄。师傅曾说,此次事了,就会助万松子闭关,突破圣人之境。就是这样一人,竟被无声无息杀死,连出招和闪避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不说其内里修为如何,光是这人王肉身,就不是仅凭兵刃之利可以一击穿透。

    轻敌了吗?

    迅速分析当前局面,要快下决断,否则自己也会栽在此地。

    他考虑的也不复杂,仅凭他一人,取剑夺剑再无可能,需要他做抉择的只有一件事,是否要将万松子的尸体带回。

    李承乾原地射弩,山魈欺身而近,又是一掌挥出。

    万溪子躲避间,怀中掏出几片柳叶飞刀,激射而出。人王武者已可御物,脱手亦可控。刀片细薄,破空分离,飞向山魈及桃花岛二人。魏宏业被他选择性无视。

    游走间,尝试几次突袭,意图靠近万松子身边,然而有绿衣和飞箭阻拦,再难寸进,似乎二人有意隔断他与万松子之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柳叶飞刀缠身,李承乾和李美虹以袖剑绿幔披斩,就连靠近山魈的两片飞刀,也被箭弩和丝带击飞。

    山魈终得机会近身,挥掌落空,借助去势向着万溪子滚落。后者御物令匕首飞回,当空又被绿丝带缠绕拖拽。

    山魈之躯结结实实砸在万溪子身上,将其击飞数仗。

    万溪子怀中有乾坤,大把武器藏内,此时却不再出手。他自己知道,以己身之力,面对此三人,已无半点机会。以他目前的气劲,至多凌空运转五十来斤重的武器,且有距离限制。若是集中面对一人,还能打得有来有往,甚至是压制对方,可是现在以一敌三,备受限制。只得舍弃万松子的尸首,回武林盟复命。

    心中有了计较,借势再退,找准机会收回匕首,三两下之间,已退至悬崖,腾空跃起,便要飞遁。

    就在双脚离地的瞬间,绿幔奔袭至他右脚腕,就要将他拉回,紧急之下,匕首再出,切断绿幔。

    另一侧又见弩箭袭射,纵然恼火,也不得不翻身闪躲。无处借力之下,落下悬崖。

    魏宏业遥遥望去,道:“摔死你个狗日的。”

    却见绿衣丝带拉扯,寒光入手,正是万溪子那把匕首。

    魏宏业好奇的凑过来,见此物寒光幽然,刀柄却金光灿烂,以他的眼光,也能看出这是一件值钱的好物件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好东西啊,给你哥哥用吧,他最喜欢这些阴人的武器了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闻言“呸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绿衣道:“山魈前辈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魏宏业道:“这也没有医院啊,你俩把他抬到山下找个医馆?”

    山魈拖着受伤的脚腕走近,血盆大口“咕咕”叫着。方才它强忍伤痛出手,此时浑身上下的伤口鲜血淋漓,浸透毛发,以目视之,十分可怖。

    它似乎只是来打个招呼,就往竹编宫殿内行去,路过鲁正礼身旁时,又对着他“咕咕”两声。

    鲁正礼见其血染全身,爱哭的毛病又发作,悲从中来,怅然涕下道:“你别死啊。”

    山魈如人一般摆手,颇有男儿气概,似在说“无妨”,行进屋内。

    鲁正礼看看山魈,又看看魏宏业三人,略微思索,就随着山魈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魏宏业打了个哈欠,说道:“终于可以睡觉了。这都几点了。”

    桃花岛二人不答话,李承乾走向万溪子尸体,翻检起来。

    魏宏业又道:“能看出来个啥。”

    绿衣恢复平日的恬静,如同雨后微露,笑得动人,道:“很多。”

    魏宏业道:“那行吧,我先去睡了。这里面空房间很多,你们随便找一间住就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