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提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重生完美神豪 > 第九十九章 马场
    布拉齐耶的本意就是想来大餐厅里学习,所以对这种较低的待遇并不抵触。

    只是。

    不抵触不代表喜欢。

    毕竟谁会嫌自己工资待遇高呢?

    程越微笑道:“我刚刚才吃过你的菜,你的水平绝对比一般的厨师要好得多,至少以我的胃口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不需要考虑其他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点头,我可以给你开这边副厨才有的薪水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每天的客户只有一个,只需要满足她一个人的美食需求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有更高的薪水,更多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味觉挑剔的客人,可以每天给你指出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起在这里忙碌到每天没空钻研菜品,那才是你理想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是吗朋友?”

    主厨跟副厨的工资待遇差距很大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种米其林三星餐厅,他们的主厨都是行业内最顶尖的。

    布拉齐耶现在只是个新人助厨。

    他跟副厨之间的薪水差距,不是两倍三倍。

    而是至少五倍。

    程越的看重让布拉齐耶感动。

    “先生,谢谢您的信任,我愿意竭尽所能,希望能为您的女友奉上满意的美餐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程越伸出手。

    布拉齐耶赶紧弯腰握住。

    第一个大厨顺利搞定。

    不过布拉齐耶擅长的只有热菜,凉菜和面点类相对水平一般。

    程越是那种可以自己凑合,但绝不会委屈身边人的性格,既然要给凡妮莎搭配厨房,就一定会尽可能找最好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美食特产触发二阶奖励的吃货,程越自然认识不少有名的西厨。

    但是,

    那毕竟是十多年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除了布拉齐耶,程越并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,找不到找得到只能靠运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程越只找到两名西餐候选。

    至于中餐厨师,当然还是回国再找比较正宗。

    大约七点多钟。

    程越让梅拉载着自己去超市,买了些优质食材回到住处。

    凡妮莎每天早上八点上学,到晚上八点左右从理查德·克莱德曼的钢琴教室回家,整整十二个小时。如果周末理查德大师没有活动,她还要继续去练习钢琴。

    程越在钢琴方面帮不了她太多,只好在她的饮食上下功夫。

    他做了鲫鱼汤,红烧猪排,花菜蛋炒饭,紫甘蓝沙拉,紫薯锅巴。

    每一道菜量都不是很大,加起来刚好够两人吃。

    凡妮莎回到家后,果然被这丰盛的晚餐勾起了食欲。

    “哇~”

    “好丰盛啊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都笑成了月牙。

    不过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姿态,不紧不慢走到餐桌前坐好。

    程越用勺子给她舀上鲫鱼汤。

    笑道:“快吃吧,刚出锅,凉了味道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凡妮莎中午就没吃饭。

    本来还没觉得饿,可是闻到这桌菜的香味,就突然饿得不行。

    优雅是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虽然饭菜很和胃口,但凡妮莎还是浅尝即止。

    只吃了一点点就表示饱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末。

    法国中学上四天课休息三天,每个星期都有小长假。

    吃完了早餐。

    程越和凡妮莎乘坐着林恩驾驶的奔驰商务,一路去往巴黎郊区的万塞讷赛马场。

    赛马是法国最著名的一项运动。

    与西班牙斗牛的名气差多。

    全法国有270个赛马场,比欧洲其他国家赛马场的总数还要多。

    在法国,一年365天,天天都有赛马,有时一天中有三个赛马场同时举行比赛。

    法国有专门的赛马电视频道,每天播出约14个小时。

    法国公众电视台也每天定时向全国直播赛马比赛。

    此外,法国有专门的赛马日报,十余种公众报纸都辟有赛马专版。观众可在赛马场现场观看比赛投注博彩,“马迷”还可以在全国8500多个场外投注站下注。

    如果注册登记,甚至可通过电话和专用频道直接投注。

    巴黎周边环绕有7座大型赛马场,每个赛马场都拥有一间景观餐厅,人们可以一边欣赏比赛一边享用午餐或者晚餐。

    万塞纳赛马场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两人在赛马场门口下车。

    梅拉跟在两人身后。

    等林恩把车停好回来,四人一起往马场里走去。

    程越以前跟凡妮莎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问道:“这条路不是去看台吧?”

    凡妮莎拉着他的手,回头笑道:“我们是去马厮,带你去看看我的黑火,她一定会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黑火不会是匹马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呀。”

    凡妮莎笑眯眯道:“你在以后没见过她吗?”

    程越摇头:“没有,我只跟你来过这里几次,每次都是看比赛,你也没提过有自己的赛马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可能我舍不得让她参加比赛吧。”

    凡妮莎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态度都很认真,丝毫没意识到谈论未来是很滑稽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凡妮莎抱住程越胳膊,仰头提议:“比赛随时都有,今天我们先去骑马去郊外兜兜风,想竞彩的话晚上吃饭时会有七场比赛,到时候我们可以比比眼力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到马厮。

    一匹匹骏马被关在单独的马房里。

    每一匹都线条硬朗,高大神俊。

    欧洲有句古老的谚语:

    会骑马的不一定是贵族,但贵族一定会骑马。

    尤其在法国,马文化相当繁荣。

    分布各地的马场和训练基地,世界闻名的各大马术赛事,以及数量众多的马业人士,都滋养着全民爱马的文化圈。

    好多贵族庄园里都有专门的骑马场地。

    凡妮莎从八岁就开始接触小马驹。

    今年一月一日生日那天,她的母亲送给她一匹枣红色的塞拉·法兰西马。

    只有马鬃处是一片黑色,奔跑起来像是有一团黑火在跳跃。

    一个马房加一个饲养员,一个月就要近千欧。而作为一匹赛马,马料也不可能是普通的草料,需要搭配合理的营养。

    如果要参加比赛,还需要雇佣专业的驯马师和骑手,价格就更加难以估量。

    越是名贵的马,各方面投入也都会更大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匹十万欧元级别的赛马,花费的钱也已经足够养活普通人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生活很滋润的那种。